来自 养生 2021-09-03 17:35 的文章

美军已经全部撤离。为什么日本还有继续帮助阿

当地时间2021年8月31日,阿富汗喀布尔,美军撤离后,塔利班成员接管了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人民视觉地图当地时间2021年8月31日,阿富汗喀布尔,美军撤离后,塔利班成员接管了哈米德·卡尔扎伊国际机场。人的视觉地图
 
随着美国政府在当地时间8月30日的宣布,从阿富汗的撤军已经完成,日本防卫大臣岸本也表示,在不久的将来,在巴基斯坦执行撤离任务待命的两架C130运输机和一架C2运输机将会撤离。然而,目前仍有约500名日本大使馆和日本国际协力事业团的当地工作人员及其家属滞留在阿富汗。虽然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在30日的记者会上表示,“我们将与以美国为首的相关国家合作商讨对策”,但日本撤离在阿华侨实际上已经失败。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国际协力事业团(JICA)的大量阿富汗工作人员属于未能成功撤离的相关人员。据日本外务省8月17日发布的消息,一些隶属于国际机构和非政府组织的日本人选择自愿留在阿富汗。
 
事实上,早在2002年阿富汗共和国成立时,日本政府就开始积极参与阿富汗的重建和经济援助,多年来一直是继美国、英国、德国等西方大国之后的阿富汗主要援助国。JICA是日本ODA(官方发展援助)项目的官方执行机构,日本平台、平和国际志愿者协会(SVA)、JEN等日本非政府组织多年来一直深入开展援助阿富汗重建工作。
 
随着美国的撤退,塔利班在阿富汗重新掌权。目前,许多国际组织和西方国家已经宣布终止对阿富汗的援助。在当前形势下,日本过去20年在阿富汗的援助成果会白白浪费吗?接下来,日本将如何援助阿富汗?
 
日本对阿富汗的多样化援助。
 
2002年1月,为了配合美国在阿富汗的和平与复兴计划,日本政府在东京主办了援助阿富汗重建国际会议,并提出了自己的两条方针:1。在《波恩协定》的基础上,建立一个包括所有民族和派别的新政权;2.为阿富汗和平后的重建提供持续援助。
 
同年5月,时任日本外相的川口顺子在访问阿富汗期间,进一步提出了包括“和平进程”、“国内安全”和“恢复人道主义援助”三个要素的“和平实施构想”。
 
之后,2012年7月,在与阿富汗政府联合举办阿富汗援助东京国际会议后,日本政府制定了以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和人才培养为重点的援助政策,旨在提高阿富汗政府的安全治理和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能力,最终实现自力更生。
 
直到2020年11月,菅义伟内阁外务大臣茂木敏充在出席日内瓦国际援助阿富汗视频会议时,也宣布2021年至2024年,日本将继续每年向阿富汗提供1.8亿日元(约1100万人民币)的经济援助,用于阿富汗民主化。
 
1.政府官方援助。
 
据JICA统计,日本政府已对阿实施了66个援助项目。日本政府对阿富汗的经济援助主要包括:无偿财政援助、技术援助等双边经济援助,以及通过向国际组织捐款和利用多边平台提供援助的三种方式。根据日本外务省发布的《2020年版发展合作白皮书》,2002年至2020年,日本向阿富汗提供的援助总额已达6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39亿元)。
 
据日本外务省介绍,援助资金主要用于:①阿富汗民族政治和解和选举;②解除武装后,前塔利班武装分子重返社会,清除地雷,培训警察并向警察机构提供财政援助,改善毒品管理和海关边境管理,重建司法系统。③农业技术推广、小型灌溉设施、农村公路建设等农业农村发展;④道路、国际机场、喀布尔首都圈综合开发等基础设施建设;⑤教育、卫生保健方面的人才培养;⑥传统文化和高等教育发展有巴米扬遗址修复保护、传统陶瓷艺术技术复兴、喀布尔大学计算机科学系建设等六个方面,其中40%以上的资助金额用于基础设施等重建项目。
 
2.非政府组织的援助。
 
根据日本亚洲福利教育基金会难民业务司关于阿富汗难民的调查报告,许多日本非政府组织自2001年以来一直在阿富汗开展人道主义援助活动。根据日本平台进行的一项调查,在阿富汗从事人道主义援助工作的日本非政府组织主要侧重于普及排雷知识、分配生活物资、医疗和妇女儿童、阿富汗难民营的运作以及人才和技术培训。主要代表组织有:难民救济协会(AAR)、JEN、日本红十字会、日本医疗救援机构(MeRU)、平和国际志愿者协会(SVA)等。援助资金主要来自日本政府支持、非政府捐赠和国际人道主义组织。
 
2021年8月24日,在日本埼玉,日本派遣航空自卫队C-130运输机前往阿富汗喀布尔,撤离华侨。人民视觉地图2021年8月24日,在日本埼玉,日本派遣空中自卫队C-130运输机前往阿富汗喀布尔,疏散华侨。人的视觉地图
 
日本援助阿富汗的经济和政治意图。
 
表面上看,阿富汗离日本很远,塔利班重新掌权是美国的战略失败,与日本关系不大。然而,由于阿富汗的重要战略地位和丰富的资源,阿富汗的“恶劣天气”与日本有着很大的关系。
 
1.维护经济和能源战略安全是根本目的。
 
阿富汗位于连接中亚、南亚和中东的枢纽地带,地理上处于日本、美国、印度和澳大利亚推动的“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辐射范围内,而“日本进口原油80%来自中东,是日本与欧洲必经的贸易区”。据德国《法兰克福汇报》8月16日报道,阿富汗的贵金属、铀、天然气和石油储量估计约为3万亿美元。2020年,《外交官》杂志报道,阿富汗拥有丰富的金、铁、铜、锂、钴、稀土等矿产资源,总估值约1万亿至3万亿美元。
 
另一方面,根据世界银行2020年的数据,阿富汗国内生产总值为198.07亿美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508美元,近40%的人口处于绝对贫困状态,日生活成本不足1美元。19世纪以来,阿富汗经历了英阿战争、苏联入侵和美国入侵三次,恐怖活动频繁,是一个典型的动荡国家。
 
因此,对于高度依赖外部资源的日本来说,阿富汗的和平与稳定关系到该国的经济和能源战略安全。建设一个符合美日共同价值观,通过巨额援助脱离政治和宗教的“民主”阿富汗共和国,是维护日本国家利益的合理选择。
 
2.维持日美同盟,实现政治权力是政治动机。
 
日本对阿富汗的大规模援助就发生在911事件之后。2003年,日本发布了新版《政府援助纲要》,提出了“和平建设”的理念。此时的日本,顺应美国反恐战略的需要,弱化了政府发展援助的经济特征,转向了既追求经济目的,又追求政治和外交目的的援助模式。
 
安倍晋三担任首相后,日本进一步提出“积极和平主义”的理念,在国际事务中积极展示日本“负责任大国”的形象,开始寻求实现“正常国家化”和“政治大国化”的目标。2011年,奥巴马政府宣布从阿富汗撤军计划,希望摆脱“更多反恐”的泥潭,美军在阿富汗开始收缩。尽管美国对阿富汗重建的投资超过了马歇尔计划,但阿富汗经济仍处于极度贫困状态。美国及其北约盟国正在逐渐显示出援助阿富汗的疲态。在这种情况下,日本作为美国最重要的盟友之一,被要求承担更多的责任。
 
说明它能够与日美同盟保持同步,同时能够提升日本在阿富汗、西亚和中东地区的影响力,有助于实现“做政治大国”的目标,成为日本在美国领导下积极参与阿富汗战后重建的重要政治动力。
 
日本对阿富汗的援助未来将走向何方?
 
作为一个忠实的盟友,日本在过去的20年里追随美国,在阿富汗投入了巨额资金。虽然从人道主义角度来看,它可能为改善阿富汗人民的生活做出了一定贡献,但最终结果并不好。从“美国式民主国家转型”的政治角度来看,日本的援助因“水土不服”而失败,既未能帮助阿富汗摆脱经济贫困,成为符合西方价值观的政教分离的“现代国家”,也未能改变美国制造的阿富汗安全困境,阻止塔利班势力重新壮大。从外交角度看,日本因过度信任美国而面临在阿富汗遭受巨大经济损失的风险,其对阿援助政策在风险评估上存在重大缺陷,进而导致日本目前在阿富汗的困境。
 
目前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德国、瑞典等。表示将暂时冻结对阿富汗的援助资金或人道主义援助。2020年4月,日本外务省发布《援助阿富汗计划》,显示20个援助项目有望在2021年或以后完成。日本政府尚未就是否继续推进该项目发表公开声明。但显而易见的是,日本对阿富汗的援助本质上是基于美国和北约国家在阿富汗驻军,而阿富汗仍然维持着所谓的“阿富汗共和国”的美国民主政治框架。当美国败退,塔利班重新掌权,日本对阿援助的基础被动摇,其后续援助政策势必面临重新修订的复杂现实。
 
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日本国内有一种强烈的声音,即使美国撤军,也应该继续在阿富汗的援助活动。毕竟,“日本在过去20年里向阿富汗投入了超过7000亿日元的援助资金”。
 
因此,预计在阿富汗政局趋于稳定、与塔利班新政权建立基本外交关系并获得安全承诺的前提下,日方可能会继续在阿富汗开展经济发展援助项目,甚至会以第三方市场合作的形式与中方在具体项目上进行合作。毕竟阿富汗重要的战略地位和丰富的资源依然吸引着日本。从道义上讲,日本有责任弥补美国盟友在阿富汗造成的人道主义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