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02 03:58 的文章

现在是清算“西方优势论”的时候了

苏联解体后,失去外部制衡的西方列强一度横行,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军事干涉别国内政的浪潮。到目前为止,以美军从阿富汗撤军为标志,西方列强已经开始了退出战争泥潭的收缩模式。显然,这是一次失败,同时,它在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制造了一场混乱。然而,西方媒体“失败了驴但失败了飞机”,仍然不忘展示那可怜的优越感。美国双月刊杂志《国家利益》最近发表了一篇题为《从阿富汗到非洲,这是西方国家建设的终点吗总的想法是,随着西方大国从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撤出,武装干预国家建设的做法可能已经结束,但该地区国家能否保持稳定仍有疑问。潜台词是,没有西方大国维持秩序,第三世界的局势只会变得更糟。
 
8月31日,美国国防部在推特上发布了最后一名离开阿富汗的美国士兵的照片。
 
这种说法是“西方中心主义”的当代版本。近代以来,许多西方学者从西欧在经济和军事实力上暂时领先的事实,推导出“西方优势论”甚至“西方中心主义”的结论。在“西方中间派”眼中,欧洲文化的所有元素都是好的、进步的,欧洲文化的所有元素都是普遍的。其他国家“落后”。只有按照西方走的道路改造自己,才能找到光明的未来。1882年英国占领埃及后,鲍尔弗勋爵在英国议会下院接受质询时傲慢地指出:“纵观东方国家的整个历史,你永远找不到任何自治的痕迹。他们几千年的伟大历史一直处于专制制度和极权政府之下。这些国家中哪一个已经建立了我们所说的自治?现在管理他们的政府比他们在整个过去历史中拥有的政府好得多。这不仅有利于他们,也有利于整个文明的西方。”
 
正是在“西方中心主义”的背景下,西方国家出现了为殖民扩张和帝国主义服务的等级文明观。在白人殖民者眼中,无论肤色、种族、物质、文化,白人都优于当地原住民。白人种族主义者主张按种族建立社会等级制度,即肤色越浅,职位越高,肤色越深,职位越低。西方国家也按照“进步”的标准来区分“文明人”、“野蛮人”和“不文明人”。在欧洲殖民者眼中,只有“文明世界”内部的国家才应该相互尊重主权,而那些“野蛮人”只能享受部分政治承认,而那些“未开化的人”则应该被驱逐、殖民甚至种族灭绝。在社会达尔文主义者看来,“劣等种族”的逐渐灭绝将造福人类。这种赤裸裸的强调等级统治的种族主义,成为欧洲国家进行殖民统治和压迫的法律依据。许多白人殖民者打着“白人的责任”或“白人的负担”的旗号,在世界各地进行血腥残酷的殖民扩张。
 
然而,“一个民族之所以能在世界上长久生存,是有原因的,因为它的长处和特点”。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很多国家能够生存至今,自然有其有效的思维模式和行为逻辑。事实上,在近代西方殖民者开始全球扩张之前,非西方国家已经在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方面创造了辉煌的成就。是不请自来的西方殖民主义者和霸权主义者摧毁了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曾经辉煌的文明成就。近代以来,在各种形式的种族主义驱使下,西方列强几乎成为杀人机器,给世界其他国家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时至今日,虽然殖民体系早已崩溃,但霸权主义和等级文明依然挥之不去,主要目标依然是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五角大楼新地图》一书将世界划分为“核心国家”和“断层国家”,主张“异世界、异规则”。在核心国家内部,美国不需要任何军备控制,因为“同归于尽”和“威慑战略”在核心国家是有效的。相反,对于“过错国家”(即第三世界国家),西方列强可以为所欲为,宣称“我们永远不会离开“过错国家”,我们永远不会“把孩子带回家”。没有退出‘过错国’这回事,只有收缩‘过错国’”。从地缘政治角度看,“断层国家”是西方列强谋求地缘优势、包抄战略对手的重要突破口。冷战时期,美国通过削弱苏联在“缓冲区”的影响力来约束苏联。从地缘经济角度看,“中间地带”是垄断资本实现资本积累和“空间转移”的关键区域。广大“中间地带”国家资源丰富,市场广阔,因此一直是资本扩张的重点。
 
为了将“中间地带”纳入势力范围,西方列强主要采取两大措施:一种方式是尽可能吸引和勾引“中间地带”国家;另一种手段是对不服从命令的人实施经济制裁、军事干预和“颜色革命”。发展中国家越弱小,就越容易成为西方大国军事干预的牺牲品。每当这些“断层国家”出现动荡,西方列强就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聚集起来,对这些国家进行外交孤立、网络攻击、经济制裁、“颜色革命”、民族分裂甚至战争。
 
冷战结束以来,西方列强打着“人权高于主权”的旗号,频繁在世界范围内进行武力干涉。1999年,西方以种族清洗为借口发动了科索沃战争。2001年,美国打着“反恐”的旗号发动了阿富汗战争;2003年,美国以萨达姆政权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发动伊拉克战争;2011年英法介入利比亚战争。此外,叙利亚、缅甸、乌克兰和委内瑞拉的政治动荡,以及2009年伊朗总统选举的争议等。,都不难发现西方的介入。
 
事实表明,西方大国的霸权政策和军事干预仍然是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大灾难的罪魁祸首。据统计,2001年阿富汗发生了20起恐怖袭击,造成177人死亡。2020年,阿富汗发生恐怖袭击2373起,死亡人数6617人,成为恐怖袭击最多的国家。在西方军事干预之前,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等中东国家基本都是政治局势稳定、治安良好、经济富裕的中等强国。正是外部的干扰,让这些国家失去了活力,甚至成为了“恐怖分子的天堂”。对第三世界国家的干涉所造成的罪恶“数不胜数”,绝不是西方媒体想象的“离不开西方”。当前,美国匆忙从阿富汗撤军,不仅要谴责西方列强的霸权政策,更要清理延续数百年的“西方优越论”和“等级文明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