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02 03:56 的文章

钱峰:特别需要根据形势来引导阿富汗新政权

8月31日,最近备受关注的阿富汗大戏进入关键时刻。美国的撤军在这一天结束,长达20年的外国军事占领的帷幕缓缓落下。与此同时,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已经半个多月了,新政权的组建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经过近半个世纪的内战、外敌入侵和大国干涉,阿富汗有望迎来“阿人主导、阿人所有”的时代。
 
未来,阿富汗能否实现从混乱到治理,最终走向和平与稳定,取决于阿富汗各方力量的和平和解努力和国际社会的积极参与和调解。笔者认为,在这一特殊时期,如果一些西方政客不能正视现实,还在想方设法雕琢一条船、谋一把剑,采取鸵鸟政策,甚至孤立和封锁塔利班领导的阿富汗,不仅会让这个国家的人民继续受苦,也会让国际社会深刻认识到西方的虚伪是什么。
 
8月31日,塔利班人员进入阿富汗喀布尔机场。
 
长期以来,在许多西方政治家、媒体和美国等人士的眼中和著作中,塔利班无疑是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组织的代名词。经过20年的相互厮杀和太多的血腥杀戮,双方结下了深厚的深仇大恨,这多少有些道理。然而,近年来,面对塔利班即将掌权的无奈现实,西方正在为这个前对手的统治制造更多的麻烦。
 
例如,美国财政部冻结了阿富汗中央银行在美国拥有的95亿美元资产,七国集团领导人先后表示将考虑经济制裁。这些言行不仅表明西方国家对塔利班的敌意短期内仍难以化解,也反映出美国和西方政客并不真正关心阿富汗的命运。他们仍然不愿意从过去20年的政策失败中吸取历史教训,敢于正视自己的错误。他们还在重复制造矛盾和问题,用强权政治干涉别国内政的老路。他们总是试图用一个问题掩盖另一个问题,但最终造成的问题比解决的问题还多。
 
或许这些西方政客的算计是,塔利班在喀布尔不稳定,反塔利班武装仍在集结,阿富汗一片废墟,社会治安不稳定,恐怖袭击频发,货币迅速贬值,物价大幅上涨。如果经济继续卡壳,外交封锁全面施压,新政权势必无法应对经济、金融、民生等棘手挑战,最终会在压力下屈服,做出西方期待的妥协。但是,他们有没有想过,在当前的变化下,不仅世界不愿意看到后果,国际社会担心的新的更大的灾难也可能出现。
 
第一,和平问题。过去20年美国和北约联军军事征服的教训发人深省。事实证明,无论武器装备多么先进,投入的资金多么巨大,都不能以干涉内政、谋求地缘政治的心从根本上解决阿富汗问题。归根结底,必须通过阿富汗各族各派之间的和解与妥协,建立一个基于国情和民情的包容性政府,以实现长期和平与稳定。
 
最近局势的发展充分表明,塔利班已经成为阿富汗重要的政治和军事力量,并将在阿富汗未来的政治、经济和社会重建中发挥主导作用。如果我们无视塔利班背后的民间支持力量,无视塔利班背后的众多普什图人,甚至继续采取“拉一派、压一派、打一派”的老一套做法,我们注定会犯错。
 
第二,稳定。20年来,在各种内外因素的加剧下,阿富汗已成为全球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势力的聚集地。最近发生在喀布尔机场的恐怖袭击突出表明,美国不负责任的仓促撤军进一步刺激了伊斯兰国呼罗珊分支等恐怖势力的急剧崛起,引发了人们对后美国时代阿富汗局势的更大关切。
 
最近,塔利班高级官员公开承诺完全切断与恐怖组织的任何联系,与国际社会和邻国和睦相处。对于一个在历史上与极端恐怖势力有着密切联系的组织来说,塔利班的这一立场是一种罕见的积极姿态,表明了塔利班领导层真正融入国际社会的决心。当然,我们应该更加注意我们所做的事情。可以想见,塔利班的反恐立场必然会引起许多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组织的不满,也会给塔利班履行承诺制造诸多挑战和麻烦。因此,此时国际社会应更加重视与塔利班的接触,在互动过程中鼓励和巩固其积极方面,并根据情况加以引导,而不是将其再次推向对立面。
 
第三,民生。和平与稳定取决于人民生活的改善,这是阿富汗多年动乱的根源之一。在西方国家普遍担忧的毒品、难民潮、疫情等问题上,目前的局势更离不开与塔利班的积极接触。几天前,塔利班承诺阿富汗不会成为毒品生产国,也不会种植罂粟。如果它信守承诺,对于世界上长期遭受毒品危害的国家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但它需要包括西方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的支持。
 
在难民问题上,2015年叙利亚动乱引发的难民危机,长期以来是西方社会无法抹去的伤疤。在过去几十年的战争中,数百万阿富汗难民给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带来的“后遗症”并没有消除。联合国难民署预测,到今年年底,阿富汗难民将增加50万。此外,阿富汗的疫情也非常严重。虽然每天只有100多名新感染者,但这只是混乱、医疗落后、缺乏检测的假象。
 
如果国家继续动荡,人民生活继续低迷,那么更多无望的阿富汗人肯定会加入“难民大军”的行列。我们不应该让少数国家犯错,让阿富汗人民和国际社会,特别是地区国家买单的悲剧一再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