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25 15:02 的文章

美、日、印、澳领导人齐聚白宫,却不提中国,

当地时间9月24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主持“四方安全对话”首次线下峰会。日本首相菅义伟、印度总理莫迪和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也出席。
 
 
2021年9月24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美国华盛顿白宫主持了澳大利亚、印度、日本、美国等“四方”国家领导人出席的峰会。/IC照片
 
这是今年第二次四方峰会,只不过今年3月是线上视频会议,这次是线下面对面会议。据美国媒体分析,本次会议的召开凸显了美国将外交政策重心从长期战争和欧洲传统盟友转向亚太地区,应对快速崛起的中国的迫切心情。
 
在9月24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及美、日、印、澳四方(四方安全对话)将在华盛顿举行的首次面对面峰会。外交部发言人赵表示,中方一贯认为,任何区域合作机制都不应针对第三方、损害第三方利益,搞封闭、排外、针对他国的“小圈子”,这违背时代潮流,违背地区国家意愿,不得人心,注定要失败。
 
疫情下首次线下峰会强调“自由开放的印太”。
 
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9月24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印度总理莫迪和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齐聚白宫,与东道主拜登举行首次四方线下峰会。会议持续了两个小时。
 
菅义伟在第24次会议后告诉记者,四国同意在疫苗、清洁能源和太空问题上进行合作,并将在未来举行年度峰会。他还指出,会议强调了四国之间的团结,并重申了“对自由和开放的印度-太平洋的坚定承诺”。
 
莫迪在会上承诺,印度将在10月底前出口800万剂新冠肺炎疫苗。根据今年3月第一次视频峰会达成的协议,印度应该向印太地区提供10亿剂新冠肺炎疫苗,但印度很快陷入了第二波最严重的疫情,并在4月份禁止了疫苗的出口。
 
会议开始时,拜登还宣布了一项奖学金计划,将资助这四个国家的学生在美国攻读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学位。
 
此外,四方预计还将宣布其他一些协议,包括在加强安全半导体供应链、打击非法捕鱼、加强领土主权意识以及5G和气候变化方面的合作计划。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刘卫东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会议的核心目标是建立美日印澳四国之间的制度性合作,比如未来定期举行峰会,建立低级别对话机制,从而建立更紧密的四国联系。
 
具体来说,本次会议不仅会加强机构合作,还会加强工作层面的合作,比如在外交、安全、经贸等领域提出一些具体的合作方式。此外,他们还可能探索进一步扩大四方机制,吸引更多的国家,如东南亚国家,加入这一机制,或者探索一些多边对话机制。
 
路透社指出,虽然四国领导人在公开讲话中没有提到中国,但中国显然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事实上,就在一周前,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刚刚宣布成立三方安全联盟——AUKUS(澳大利亚-英国-美国)。美国和英国将协助澳大利亚建造至少8艘核潜艇,这被视为美国与其他国家“抗衡中国影响力”的又一举措。
 
“虽然不会公开明确地讨论中国,但毫无疑问,四方峰会的核心是针对中国的。”刘卫东指出,AUKUS和Quad都是拜登政府将战略重心转向亚太、集中应对中国崛起的具体行动。
 
中国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研究所所长胡也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拜登上任以来一直想建立所谓的“民主联盟”,不断拉拢其他国家遏制中国。“从提出‘G7+3(澳大利亚、印度、韩国)’成为所谓的‘10个民主国家’,到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最近成立AUKUS,再到美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四方的持续行动,这些小团体实际上是美国为了维护其主导的国际秩序而发起的,核心目标是形成遏制中国的统一战线”。
 
Quad正在逐渐多元化,其对中国的地理影响也越来越大。
 
“Quad举办线下峰会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这意味着Quad正在走得更远、更稳、更深。”胡史圣告诉新京报。
 
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四方(四边形安全对话)”于2004年东南亚海啸后成立,其主要目的是协调人道主义救援物资的分发。2006年,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基于印度洋和太平洋沿岸国家的“自由繁荣弧”愿景(3.420,-0.06,-1.72%)首次提出这一构想,2007年举行海上演习和局级对话。但由于澳大利亚的撤离和东南亚海啸救援工作的完成,该机制被宣布解散。
 
直到2017年,特朗普政府重启Quad,2019年,对话提升至部长级。2019年和2020年,四方分别在纽约和东京举行了两次外长会议。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Quad在特朗普任期内举行了五次会议。
 
拜登上台以来,多次提到聚焦印太战略,因此四方受到广泛关注,被认为是印太地区遏制中国的主力军。今年3月,美、日、印、澳四国领导人举行首次四方在线会议,被视为四国伙伴关系的“跨越式发展”。
 
 
2021年3月12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拜登出席四方(四方安全对话)峰会视频会议。/IC照片
 
在会后发表的联合公报中,四国称之为“自由开放的印太共同愿景联合”,致力于实现“一个基于民主价值观、不受胁迫的自由、开放、包容、健康的地区”,并明确了四方的基本理念。
 
六个月后,Quad的首次线下峰会在白宫举行。拜登在白宫表示,Quad代表“四个具有相同世界观和对未来共同愿景的民主党伙伴”。莫里森再次表示,希望建立一个“主权得到尊重、争端得到和平解决的印太地区”。
 
胡史圣指出,从四方近年来的发展可以看出,这一四国机制运行越来越顺畅,已经成为美国印太战略的“核心骨架”。
 
“四方刚成立时,主要着眼于海上安全战略,维护印度洋-太平洋的海上安全秩序。”据胡史圣分析,截至目前,四方合作内容已逐渐多元化,除军事合作外,还包括经济、科技、气候变化、全球治理等。
 
在今年3月12日举行的首届四方视频峰会上,四国领导人就“涉及共同利益的地区和全球问题”进行了讨论,并就所谓“印度洋-太平洋地区自由、开放、包容的务实合作领域”交换了意见。会后,四方成立了三个工作组——疫苗专家工作组、关键新技术工作组和气候工作组。
 
胡表示,美日印澳四国各有优势,如果真的构建起新的产业供应链和创新链,将对全球地缘经济领域产生比较大的影响。以疫苗供应为例。美国有强大的知识产权和资本,日本有资本和科技力量的支持,印度有强大的疫苗生产能力,而澳大利亚可以提供后勤保障。这四个国家可以形成强大的疫苗生产供应链,只是因为印度疫情反弹而搁置。
 
“目前四国的供应链、产业链、创新链还在规划试水过程中,中国需要密切关注这一点,因为一旦这些产业链、供应链、创新链真正成型,对中国肯定会产生很大的影响。”胡史圣指出,四方不言而喻的目标之一是遏制中国的发展。从最初的军事镇压,现在希望在经济和创新领域遏制中国,并在全球治理方面与中国竞争。
 
胡进一步指出,“四方正在变得越来越多样化,越来越充实,甚至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但是,这种变化对中国的地理影响会越来越明显,我们需要提高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