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15 11:11 的文章

67岁老太12年无法退休,只因莫须有的“领导不同

67岁的马骁已经超过55岁的退休年龄12年了,但她仍然没有收到养老金。回忆起在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工作的20多年,马骁认为自己一直尽职尽责。“我是事业单位先进工作者,企业优秀员工”。
 
20多年的辛苦并没有给她带来幸福无忧的晚年。根据相关规定,马骁应该是在2008年12月退休的。“但由于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政府及相关部门的不合理困难,我一直到现在都无法办理退休”,这也意味着马骁无法领取相应的生活保障养老金。
 
9月14日,马骁告诉上游新闻记者,“翠屏社保局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区政府领导跟我打招呼,拒绝提取我的个人档案。当我向相关文件询问原因和依据时,得到的回答是:没有文件,是口头问候。”马骁去存放个人档案的翠屏区组织部了解原因,得到的唯一回答是“领导不同意”。
 
“不是我们不给她办理,而是她没有给我们提供她的原始档案。作为一个机构,我们必须审查我们的个人档案,然后才能处理。”翠屏区社保局工作人员解释,67岁的马骁不能退休,但保存马骁档案的翠屏区组织部相关工作人员予以否认。“这不太可能。我们都是通过相关法律依法办事。”
 
这一切的背后,是一起冲击最高人民法院的行政诉讼。
 
 
 
▲2020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对昂氏公司诉翠屏区政府案作出行政裁定。图片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机构重组后无法办理退休。
 
马骁曾经是宜宾市翠屏区的一名公务员。1986年,因工作调动,她从自贡市富顺县来到宜宾市翠屏区,在原宜宾市翠屏区物资协会工作了16年。她的个人档案一直保存在翠屏区政府组织部的档案室里。
 
公开资料显示,原宜宾市翠屏区物资协会是翠屏区政府直属事业单位。而正是由于原翠屏区物资协会的改制。
 
1999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地方政府机构改革的意见》,开始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机构改革,精简机构和人员。2001年9月17日,宜宾市翠屏区政府作出《关于宜宾市翠屏区党政机构改革方案的实施意见》,明确不再保留原翠屏区物资总会,行政职能并入宜宾市翠屏区经济贸易局。
 
2001年12月28日,翠屏区财政局通报了对原翠屏区物资总会资产和人员债权债务审查情况,2002年1月14日,翠屏区政府正式下发《关于同意物资总会“整体划转”改革方案的批复》,“同意将原翠屏区物资总会从政府机构剥离,转为民营企业”。批复文件显示,原翠屏区物资协会退休、退职人员按政策剥离后,日常管理工作将移交宜宾市翠屏区经贸局。
 
2002年3月18日,宜宾市翠屏区人事局、宜宾市翠屏区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先后作出《关于经贸局外调总材料协会在职人员工资关系的报告的批复》,同意4号文件精神,调原翠屏区总材料协会公务员马骁、潘忠成、陈建三人,以及秦州、秦州。
 
 
 
▲2002年1月,宜宾市翠屏区政府同意将通用材料协会“整体划转”成为民营企业。图片来源/回应者。
 
2002年3月22日至2005年10月10日期间,根据翠屏区政府要求,原翠屏区物资协会以贷款方式安置原物资系统下破产企业和改制瘫痪企业人员,偿还银行贷款,准备创办新的民营企业。
 
“根据机构改革的一系列文件,原宜宾市翠屏区物资总会整体划转后,依法成立了一家民营企业,即四川省宜宾市昂德贸易有限公司(简称昂德公司)。”马骁说,2005年10月10日,昂的公司经宜宾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取得了法人营业执照。成立后,昂氏贸易公司将翠屏区政府留下的用于成立新民营企业的生产发展基金25.03万元返还给大会翠屏区财政局,并上报宜宾市翠屏区政府。自2005年11月起,安氏公司持区政府、区金融管理、区人事局相关文件,将原翠屏区物资协会名下的8项资产转让给安氏公司。
 
在李安的公司正式成立后,52岁的马骁也正式从体制内走向了体制外,从一名公务员变成了一家民营企业的法定代表人。2008年12月,年过55岁的马骁向翠屏社保局申请退休。
 
“社保局的工作人员告诉我,我不能提取个人档案,所以不能申请退休。”马骁说,社保局的工作人员说,是翠屏区的领导接待了他们,不同意退出。当她反复询问原因和相关依据时,工作人员回答说没有文件,“是领导打招呼”。
 
马骁说,根据劳动法,她符合退休的所有条件。根据马骁提供的养老保险缴费信息,马骁1972年参加工作,1992年4月首次缴纳养老保险。到2020年11月,他总共支付了309个月,总计25年9个月。马骁很不解。“仅凭‘领导不同意’这几个字,就不能让居民依法退休吗?”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宜宾昂贸易有限公司目前正常存续。图片来源/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退休卡正在提取个人档案。
 
8月26日,翠屏社保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上游新闻记者,窗口工作人员一直向马骁解释,没有档案是不能办理的。“不是我们不给她办理,而是她没有给我们提供她的原始档案。作为一个机构,我们必须审查我们的个人档案,然后才能处理。”
 
"她能否提取个人档案是另一回事。"该工作人员表示,“昂的公司是改制后的公司,马骁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工作的,自动缴费必须提供原始档案材料。我们可以通过复制或摘录的方式提交给我们的社保机构进行审查,但她没有提供。”
 
该工作人员表示,当年的企业改制涉及很多问题。“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们只需要你提供个人档案、身份证件和相应资料就能顺利办理。”
 
马骁说,她多次前往存放个人档案的翠屏区组织部,但都无法取回档案。即使文件被复制,复制的文件也没有法律效力,因为没有盖章。对于这些,马骁得到的答案是“领导不同意”摘抄文件,但哪些区政府领导向她打招呼并不同意她退休,以及为什么,马骁自己也感到不解。
 
虽然无法退休,但马骁能够继续在李安的公司工作,并能够获得报酬来保证他的基本生活。但从2017年开始,一切又都变了。
 
2017年7月28日,翠屏区政府作出《关于同意申请注销转让给宜宾昂业贸易有限公司资产的决定》,决定向宜宾市国土资源局、宜宾市房地产管理局申请注销原翠屏区物资协会,并依法追回下属企业转让给昂业公司的8项资产。
 
2019年,翠屏区政府正式作出1号收回决定,决定收回原翠屏区物资协会已转让登记至昂公司的资产,并登记在翠屏区商务局名下,拆除资产的拆迁补偿费由宜宾市翠屏区商务局收取。从那以后,李安的公司失去了任何资产,马骁也失去了任何收入。“人老了,没有一分钱的医疗保险,也没有退休金。目前,我不能正常生活。”马骁说。
 
 
 
▲6月28日,马骁汇款到翠屏区商务局缴纳医保费用。图片来源/回应者。
 
商务局:依法办理,个人领导不可能为了私利拒绝办理。
 
“因为2017年的这份文件,经过多方调查,我猜到了不让我退休的由来。”马骁说,区政府在2017年作出收回昂公司资产的决定前,于2002年3月22日作出了《关于停止实施通用材料协会“整体划转”改革的第108号通知》,要求不再实施通用材料协会“整体划转”改革,而是实施“替代方案”,即组织人员收购原通用材料协会。后来,由于大多数政府领导人的反对,收购计划未能实施。2005年9月28日,区政府下发(2005)78号《关于处理原材料总会遗留问题的通知》,要求冻结昂公司所有账户,停止一切对外经济活动。
 
“但令人不解的是,这两份文件都没有送到昂的公司。”马骁表示,2005年10月10日,新的民营企业“宜宾昂德贸易有限公司”成立并向宜宾市翠屏区政府申报时,并未收到任何通知。
 
马骁猜测,相关文件是翠屏区政府个别领导在通用物资协会资产转为民营企业后,为谋取私利而制作的。“区政府个别领导想拿走昂的公司资产,但机构改革后,公司资产是依法取得的,不能按照正常程序拿走,所以这两份文件是私下做的,从来没有交给昂的公司。”
 
马骁认为,翠屏区政府2002年108号文件涉及昂公司的切身利益,但昂公司从未收到该文件,不合理。
 
2018年1月27日,昂的公司不服材料大会《关于停止“整体转让”改革的第108号通知》,向宜宾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同年2月2日,宜宾市政府法制办公室出具《行政复议补正申请书》,告知昂的公司补正行政复议申请材料。随后,昂的公司更正后提交了复议申请的相关材料。2月11日,宜宾市政府发布《关于驳回行政复议申请的决定》,认为区政府作出的108号文件是区委领导下的党政机构改革的相关依据或举措,不属于行政复议范围,决定不受理昂氏公司的复议申请。
 
昂公司不服,遂向四川省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撤销市政府作出的《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翠屏区政府下发的文件《关于停止实施总材料协会“整体划转”改革的通知》是翠屏区原总材料协会机构改革的相关文件,是翠屏区政府在区委领导下,以党政机构改革为基础制定的,不属于行政法上的行政行为,不属于行政复议范围。此外,昂公司于2018年对2002年的文件申请行政复议,已经超过行政复议期限。市政府作出的《关于驳回行政复议申请的决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公司的主张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昂的公司对翠屏区政府作出的两项追偿决定提出异议,现已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20年12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对昂公司提出的再审申请作出行政裁定,认为昂公司请求撤销翠屏区政府作出的第1号撤案决定的诉讼,仍属于宜宾市对2001年党政机构改革遗留问题的整改,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四川两个地方法院裁定起诉和上诉被驳回,没有错。昂公司申请再审的理由不充分,最高人民法院难以支持。
 
马骁无奈地告诉记者,“十几年的维权之路现在似乎成了死胡同。”当被问及马骁的两份文件与他拒绝退休之间的关系时,马骁似乎无法理解,但他无法在67岁退休的事实摆在他面前。“不办理退休手续也可能是出于个人利益,他想逼我们交出Ang的公司资产。”马骁说,“区政府个别领导仍未拿到昂公司资产后,制作了两份被法院认定不属于行政案件受理范围的文件,并‘强行’收回昂公司资产,逃避司法监督。”
 
8月26日,翠屏区政府商务局相关工作人员回应上游记者称,“此事涉及面广,现已按政府程序依法办理。”该工作人员表示,当时具体情况不太清楚,因为涉及政府层面。至于个别领导人当时是否不允许马骁为了个人利益退休,该工作人员予以否认。“这不太可能。我们都是通过相关法律依法办事。”
 
9月14日,马骁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截至当天下午,他的退休手续仍无法办理,“理论上,他还在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