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12 16:17 的文章

烛光,把每一个孩子的人生梦想点亮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全国广大教师用爱心和智慧阻断了贫困代际传递,点亮了千千万万农村孩子的人生梦想,展现了当代人民教师的高尚道德和责任担当。”
 
一批又一批的乡村教师,以张贵梅同志为优秀代表,坚守岗位,投身乡村教育,用感情表达责任,用生命践行使命,为乡村孩子点亮梦想,为乡村发展注入力量。在第37个教师节到来之际,我们报道优秀乡村教师的事迹,以此向全国290多万乡村教师致敬!
 
编辑。
 
从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出发,沿着蜿蜒的盘山路,向西北行进30公里,驶入大山深处。黑虎寺小学映入眼帘。
 
20年来,这里的学生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张校长一直在那里。很多年前,黑虎寺还没有通车,张就靠着一根扁担给孩子们捡柴米油盐,坚持上课。村民们说:“玉在滚,学校在。”
 
一根扁担唤起了农村孩子的希望。千里之外,一条船也承载着山崖子的梦想。广西壮族自治区上林县大龙洞村,村与教学点之间有一座陡峭的石山,脚下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湖。刁旺教学点的老师史兰松撑船送孩子上学36年。
 
从林深草密的西南边陲到白雪皑皑的东北边陲;从点缀着岛屿的东南沿海到广阔的西北戈壁...到处都是乡村教师培养的三尺讲台。
 
2014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与北师大师生代表座谈时指出:“我看到了许多优秀教师的事迹。很多老师一辈子都忘了自己,一心扑在学生身上。一些老师用有限的工资帮助贫困学生,担心学生会辍学。一些老师用他们的收入购买教学工具。有的老师背着学生上学,牵着学生的手穿越急流,走危险的道路。一些教师和残疾人一起坚守岗位。这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爱。”
 
渴望的希望
 
而在学生和家长热切的目光中,有什么东西一直撞击着他的胸膛。张锦文说:“后来我才知道,这种事情是对美好未来的渴望。”
 
在太行山南麓,有一片连绵不断的崩塌峰林。
 
倒下的巨石东倒西歪,石板路被汽车碾压而隆隆作响,故名“拍石”。在河南省辉县市排石乡,记者见到了国家骨干教师、省特级教师张锦文,他一脸黝黑,平均皱纹,颦弓处挂着汗珠。就是这样一位朴实的乡村教师,为寨洼坳村创造了奇迹。在40多名本科生和研究生中,只有不到270人。
 
有人说数学老师不好,老师教腻了,学生努力学习。张锦文有自己的功夫:背熟课本,随便报页码就能说出这一页的知识点。写教案的习惯已经坚持了很多年。一个教训有多个案例,但一个无效。下次,再用一个。
 
“张老师经常带我们去大自然中寻找答案。”所有的学生都喜欢他的课。为了提高对几何的兴趣,张锦文经常把一班孩子拉到学校后面的山坡上,用散落的树枝做长方形、三角形和立方体。不知不觉中,知识就在心底。
 
张锦文身体不好。有一次,老问题破了,输液失败了好几个星期,她却缺课了。“就算疼,你也得咬牙。作为老师,不能浪费学生的每一分钟。”学生王亚飞一直记得这句话。
 
张锦文经常想到那些“被忽视的孩子”。学校里有四个不喜欢学习的调皮男孩,总是惹是生非。当我参加完课外活动回来时,我在一辆小货车上遇到了故障。张锦文向同学们打招呼求助,意外发现这四个男孩对汽车非常感兴趣:“司机再好也不会修车。”“我以后想学汽修。”….
 
他鼓励:“要想学专业技能,先读完初中!”没想到,多年后,这群孩子真的合伙开了一家汽修店。“有的在职业学校学过专业,有的去车商当学徒,现在每个人一年能挣十几万元!”张锦文看上去很自豪。
 
说到学生,张锦文就像一个白痴,说不完话。让他说说自己,但一时语塞。
 
当时村里只有两个老师留下一个,村干部找到正在读高中的张锦文,让他回村里当老师。他同意了。这一切都是几十年的事。一个人教三个年级,每天沿着绝壁上的窄路来回8公里。经过43年的教学、上课和家访,张锦文已经穿破了300多双布鞋。
 
没有机会走出大山。当地乡政府领导发现他能干,让他到村里报到。Xi在矿务局的亲戚,也叫他去。村里条件差,张锦文担心对象不容易找到,于是一直在动摇。但好几次,他们都舍不得放手,回到了那个贫穷的山村。
 
张锦文还记得,当他去村里做生意时,他的父母和学生都以为他走了,他们都留在学校门口。当我看到他时,我立即包围了他。一位老乡说:“张先生,你就留下吧。”
 
而在学生和家长热切的目光中,有什么东西一直撞击着他的胸膛。张锦文说:“后来我才知道,这种事情是对美好未来的渴望。”
 
牵挂着孩子对未来的憧憬,也有这样一位乡村教师,57岁的朱勇,是江苏省徐州市王集镇500多公里外的王集镇中心小学的美术老师。
 
朱勇话不多,但最常告诉记者的是:“一个人只有一颗心,一颗心只能用在一个地方”。
 
几十年来,新婚的朱勇为了成立一个“课后艺术小组”,撕了妻子娶的两床被子中的一床,在操场的角落搭起凉棚时,卖了2000公斤粮食作为活动经费。为了带孩子去外面的世界写生,他预支了半年的工资,一路吃着煎饼咸菜,给孩子买肉包子鸡蛋。这些农村孩子坐火车,来到城市,有生以来第一次爬泰山...
 
村里很多人还记得,当朱勇的孩子第一次在国际儿童绘画比赛中获得金牌时,“整个王集镇都轰动了!大家敲锣打鼓,把奖牌和好消息送到学生家里,就像一件喜事!“这一幕一直铭刻在朱勇的心中。谁说我们农村老师不行?这时候,老校长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声说道:“朱勇,你真行!"
 
如今学校教学楼里有专门的展室,还有三面墙的玻璃展示柜,都是孩子们获得的奖牌和证书。孩子们的作品《和平鸽》也被送往国外展览。
 
教了38年,有人用高薪“挖”他,邀请他进城。朱勇没有离开:“城里的孩子不缺美术老师,但这里的孩子缺,他们更需要我。”
 
保持坚定。
 
难归难归,从史兰松划船那天起,附近几个村就没有孩子辍学。转眼,已经36年了。
 
去广西南宁上林县西岩镇中心学校吊旺教学点不容易。
 
从上林县坐车到大龙洞水库需要将近一个小时,然后坐船需要半个小时。在10多米深的大龙湖脚下,记者坐在船头,紧紧抓着船舷,不敢往下看。
 
调王教学点位于石山库区。如果不走水路,附近村庄的一些孩子只能翻山越岭去上学。“水太深了,让孩子们呆在家里吧!”30多年前刚参加工作时,村民们向施兰松解释孩子在家辍学的原因。
 
“只要有我,孩子就能安全上学!”史兰松挨家挨户动员,拍拍胸口,答应自己把孩子运过去。
 
但是船从哪里来呢?史兰松走投无路,把家里已经建好的香椿砍了下来,然后拿出每月36元的工资,东拼西凑。就这样,刁旺教学点有了第一艘小木船。
 
秋天,船只经常会遇到“逆风”,逆风航行时必须全力以赴。风不是最大的,石兰松更担心雨。雨来得急,大风大浪。有时候船刚走到一半,孩子们的衣服和鞋子就湿了。当他们到达学校时,他们必须晾干才能去上课。
 
难归难归,从史兰松划船那天起,附近几个村就没有孩子辍学。已经36年了。
 
多年来,需要付出的不仅仅是史兰松。“如果不上班,就买不起奶粉。你这日子怎么过!”我老婆也和史兰松吵过架。妻子泪流满面地抱怨,看到所有的村民都盖了小楼房,她却住在破房子里:“我们不比别人差,为什么要比别人穷?”
 
一方面家人帮我在广东找了份好工作,工资是当老师的好几倍。一方面是因为山里老师尴尬,没有老师愿意来这里教书,之前留下的都不长于一年。史兰松左右为难。
 
面对妻子的指责,史兰松一言不发。几天后,他艰难地对妻子说:“我要走了。谁来给孩子们船上的支持和课程?”?我一辈子都忐忑不安,因为我想我的孩子!"
 
就这样,史兰松留了下来。
 
夏天和冬天,小木船一艘接一艘地损坏,门口的香椿一棵接一棵地被砍倒。2010年,一位热心人赞助史兰松打一条铁皮船。当柴油机“突突突突”时,航行时间可能会缩短。史兰松和孩子们都很开心,史兰松还特意给这艘船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希望之船”。
 
每年春节,热心的村民总会邀请石老师来家里做客。正月十五过后,乡亲们收拾行囊,外出打工。离开之前,我们一定要牵着史兰松的手说再见:“史老师,我们已经把孩子交给你了”“史老师,你帮我们把孩子送到学校交给你,我们就放心了。”...
 
时光飞逝,年复一年。美丽的房屋从地面上拔地而起,一群群曾经的学生带着衣服回家,而史兰松却依然撑着船,在湖上风雨中前行。
 
如今附近几个村子40岁以下的人,几乎都是施兰松的学生。有几个,两代人都上过史兰松的课。村民都说石老师是难得的好人老师。他撑起的不仅是孩子们的求学之路,还有走出大山、改变命运的可能。
 
过了很久,妻子童慢慢明白了丈夫的意思:“我想通了。现在村里所有有条件盖房子的人都是他的学生。因为我有知识过好生活,我也有成就感。”
 
采访快结束时,当史兰松的微信被添加进来时,记者非常激动。微信的名字就两个简单的字:看。
 
如果一个人把船稳住,一群孩子就有可能走出大山。如果一个人创办了一所学校,当地就会有繁荣的希望。在山东省宁阳县圪石镇,石基小学的老师陈建民用自己38年的人生诠释了“看”,尽管他的病没能让他远离讲台。
 
在他面前,陈建民年近60,身材矮小。虽然他患食道癌已经快10年了,但他的眼里充满了神,眼神坚毅。
 
2010年9月,第一节课开始了。“同学们,虽然我很难过,但我还是想和你们分开一段时间。”陈建民痛苦地结束了课程,微笑着向孩子们告别。他不敢把真相告诉孩子们,怕他们伤心。
 
直到他出院第二周回到学校,孩子们紧紧地围着他,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老师病得很重。虽然没有生死观,但看到老师憔悴的脸,孩子们还是哭了。
 
这几年,陈建民最怕“耽误孩子”。为了不耽误孩子,去大城市看病的夫妻,总是周五晚上走,周日吃药,马上回家,周一早上不耽误上课。
 
为了说服辍学的学生单莹莹,陈建民前前后后做了六次家访。在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中,一根大树枝被风吹落,砸在他的胸口。陈建民差点晕倒。那一次,路不算长,他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到。看到陈建民浑身是雨和泥,单莹莹的父母久久无语。第二天,他们主动送孩子上学。就这样,在过去的38年里,由于陈建民的坚持,数百名面临辍学的儿童重返校园。
 
患尿毒症的妻子已经离开,陈建民还在照看孩子。没有几句话,陈建民就会不自觉地摸摸自己的胸部和喉咙,而且在长时间的交谈之后,他的体力会跟不上。主要科目是科学与教育,次要科目是教学。如果上课有困难,就要做好校园后勤和安全工作...每天放学后,人们总是会看到陈建民在校园里巡逻,一个接一个地穿过教室。“陈先生,快回家吧。”他总是在善意的催促下点头,但他仍然拒绝慢慢离开。
 
“我经常问自己,孩子们是离不开我,还是我离不开他们。我应该更离不开他们。一棵树一旦诞生,就在那里立一辈子,无怨无悔。学校、教室和平台是我一生都依赖的地方。”在陈建民的笔记本上,记者看到了这样一段话。
 
报告返回
 
越来越多的学生回到他们的家乡。他们说每次回来,见到庄先生都觉得脚踏实地。有老师在,村里的孩子会有更好的未来。
 
忙到晚上11点,庄贵干终于可以躺在床上歇歇腿了。
 
他的床在男生宿舍。他的妻子梁春喜欢住在隔壁的女生宿舍,陪伴女生。恐怕孩子们晚上怕黑,想念父母。
 
今年64岁的庄贵干,是福建省南平市政和县畲族西津小学年龄最大的老师。他也是这所学校的老校长。因为学校缺老师,他退休后再次被录用,又待了四年。
 
半夜2点,老两口庄贵干拿着手电筒起床,连夜巡逻,看看是不是生病发烧了,看看是不是在踢被子。“我最怕孩子生病。”庄贵干告诉记者,离学校最近的诊所应该离山路两公里。他们记不清自己有多少次半夜打着手电筒,背着或者抱过,带着孩子去看医生。
 
但是孩子们仍然记得很清楚。成为解放军战士的范一灿回忆,初三发高烧的那天晚上,屋外下着倾盆大雨。是庄院长和梁奶奶抱着他,浑身湿透泥泞,送他去医院。打针时他迷迷糊糊睡着了,老两口却熬了一夜。早上5点,庄校长赶回学校给孩子们做早餐,穿衣叠被子,打扫校园。
 
学校有一些特殊情况,留守儿童、孤儿、单亲儿童和残疾儿童占一半以上。有些孩子常年住在学校,没有亲戚来看一看。庄贵干和妻子把这些孩子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肖坤是个残疾儿童,6岁时被父母遗弃。刚到的时候瘦得皮包骨头,走了两三步就摔倒了。庄贵干的老两口日夜带着他,洗手、擦脸、穿衣、剪指甲、喂饭,回家过年还带着。现在,肖坤17岁了,又高又壮,穿着整洁,看起来就像一个健康的孩子。当地村民说这是一个奇迹。
 
47年前,庄贵干刚来政和县当乡村教师时,还是个17岁的小男孩。如今,半个世纪过去了,他把最好的年华献给了农村小学,奉献给了他教过的2000多名农村孩子。
 
老两口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照顾好女儿和孙子,没有留下房产和积蓄。偶尔妻子也会因为愧疚而抹眼泪,庄贵干也会在一旁安慰他。“所有的学生都是我们带大的,但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
 
爱是可以传递的。如今,深受父母影响的女儿也成为了一名教师,理解父母对学生的爱和关心。越来越多的学生回到家乡,一些人捐款,一些人帮助建造校舍。他们说,每次回来,见到庄先生就放心了。有老师在,村里的孩子会有更好的未来。
 
爱是教育永恒的主题,没有爱就没有教育。采访中,记者听到了一个又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
 
保定市富平县大源小学校长张建华,夏天河水上涨时,她一个个过河。水太重了,所以她把孩子们带回了家。在物资匮乏的年代,切一块舍不得吃的腊肉,然后拿出省下来的钱做的鸡蛋、炸土豆和有腊肉的炒鸡蛋,成了每个学生难得的童年美食。晚上,她和孩子挤在一个大炕上,像妈妈一样照顾他们。
 
宁夏固原市原州区张艺中学校长杨秀华在农村中学设立了“女生教室”。很多父母外出工作都没有照顾好孩子,女孩如果赶上第一个生理期往往会不知所措。因此,每年大一新生开学,杨秀华都会在第一节课教女生身体卫生和心理健康。杨秀华说:“我希望女孩能理解和爱自己。”
 
倪山青是四川省绵阳市盐亭县五龙小学的一名教师,她的班上有一半以上的留守儿童。10岁的小军总是拖着长长的鼻子。“那天我给小军洗澡,他高兴地冲向同学们。”倪山青发现小军喜欢昆虫,于是和他一起数蚂蚁,小军的笑容逐渐增多。“孩子的心是最纯洁无瑕的。如果你对他好,他也会对你好。爱是相互的。”在日记中,倪山青写道。
 
连接力
 
一个人的力量可能是有限的,但当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投身于乡村教育时,形成的力量和带来的变化将是巨大的。
 
“一大早听到公鸡打鸣,就推开门窗迎接黎明……”在四川省单玲县中龙小学,稚嫩的歌声从教室里传出,音乐老师王娟弹着钢琴,带领孩子们唱歌。
 
从我从奶奶、爸爸、妈妈手中接过接力棒,成为一名乡村教师,已经七年了。王娟说:“继承父老衣钵,教书育人,是我的理想,也是我的幸福。”
 
教了36年书的奶奶徐,19岁时成为一名乡村教师。“当时我早上5点就起床了,一个人‘承包’了一个班,语文、数学、劳动、体育,应有尽有。”80多岁的许于之至今记忆犹新:“我一周上6天课,所以我住在学校,星期天回家休息。当时工资低,家里买不起表,担心上课迟到。我该怎么办?我会提着学校的钟回家,第二天早上回学校。”
 
据我记忆所及,王娟跟着父母在顾靖村、金龙村、巴罗村,看着父母上课、家访、开灯批改作业。当时村里很多有知识有文化的年轻人都去沿海地区打工了。夫妻俩也想过,但想了想,还是决定留下:“如果你走了,我为那些那么想读书的乡亲和娃娃们感到难过。”
 
从漏风漏雨的小平房到窗明几净的现代化教室;从杂草丛生的土壤到正规的塑胶操场,乡村教育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王娟说现在课堂上的教学方法有了很大的改进。父母上课的时候,经常到处找挂图。现在,互联网上有巨大的资源。把它们放在投影仪上,既直观又全面。
 
随着时代的发展,教学设备在不断优化,但责任和传承从未改变。乡村教师的故事代代相传。
 
“容杰,你还在学校吗?我以为你早走了!”暑假期间,一个男孩在江苏省盱眙县街头看到了朱玉荣。他惊喜地挥了挥手。
 
在盱眙县希望小学的角落里,朱玉荣腼腆地向记者讲述着自己的故事:“十五年前,我作为苏北工程的志愿者来到这里教书。我原本打算呆一年。没想到,我放不下这一呆,生不下孩子。”
 
“我刚来的时候,学校里没有英语老师。教学点的校长亲自骑摩托车来中心学校接我。孩子们站在学校门口。他们一看到我,就拍手叫道‘老师来了’,冲进我怀里。”看到孩子们兴奋地大声读英语,连屋檐上的麻雀都惊呆了,直直地飞,朱玉荣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快乐。
 
一半以上的学校是留守儿童。有的孩子才3个月,父母外出打工。“留守儿童最需要的是心灵的陪伴。”为此,朱玉荣特意考取了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证书,只是为了更好地照顾孩子。
 
起初,父母并不理解朱玉荣的选择,所以他们可以去大城市找工作,回到家乡,考上公务员。他们为什么不来这里“受苦”?朱玉荣告诉父母,做出类似选择的不止他一个人,还有很多老师、学长、同学。“一个人的力量可能是有限的,但当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投身农村教育时,形成的力量和带来的变化将是巨大的。”
 
如今,一批有情怀、有责任、爱教育、爱农村的年轻人正踊跃加入乡村教师队伍。通过“特岗计划”和各级各类教学行动,他们怀抱理想,走上乡村学校的讲台。
 
任明杰出生于1990年,她的母亲是一名教师,她的姐姐也是一名教师。大学毕业时,受家庭影响,他放弃了助理经理的职位,跨专业应聘特岗教师。七年过去了,任明杰一直坚守在河南省新乡市封丘县潘店镇大辛庄小学。他用近百万字的教学日记、3万多张照片、上百个视频,记录了农村的每一点教学点滴,记录了农村教育的发展进步。
 
广西崇左市龙州县金龙镇实验学校教师农雅尼,2017年大学毕业后加入“特岗计划”,回到家乡成为与第一任老师并肩作战的同事。现在,侬雅尼是学校少年宫的负责人,为孩子们开设秦天、花凤舞等兴趣班,带着孩子们走出大山,走向国际,为外国友人表演。
 
在六盘山脚下,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纪念碑旁,宁夏西吉县江泰中学每年都会迎来复旦大学的学生作为志愿者。在教学团队成员的努力下,台中大学建起了图书馆、电台、文学俱乐部和足球队。
 
…………
 
每次采访,记者都问同一个问题:老师在村里特别重要吗?一位村民的回答令人感动:“这就是为什么,老师把别人的娃娃当成自己的娃娃来照顾,这看似文笔弱,却比很多人更有力量……”
 
太阳落山时,炊烟在村子里飘来飘去。我们还被老乡抱着,他们又想聊天了。“去我家,坐久一点,说久一点”……乡村教师作为一个平凡而伟大的群体,他们的智慧、坚持和奉献深深扎根在村民心中,他们讲不完温暖人心的故事。
 
记者笔记
 
正如教育家陶行知所说:“要完成乡村教育的使命,一切规划方法都是次要的,超越一切的条件是同志们是否会全心全意为乡村人民和孩子们奉献。”
 
让每一个孩子充分享受充满活力的教育,让每一个孩子带着梦想飞得更高更远,让更多的孩子走出大山,共享人生机遇……290多万乡村教师、103万特岗教师、数十万支教老师坚守在最偏远、最艰苦的地区,用爱心和智慧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点亮了千千万万乡村孩子的人生梦想。
 
采访中,我们对农村教师生活和工作条件的不断改善感到高兴。工资薪金不断提高,住房条件不断改善,农村低保全面落实,生活幸福感增强;培训机会越来越多,职称评聘也越来越倾向于乡村学校教师,职业生涯更好。随着“特岗计划”、定向培训等机制的建立,越来越多的乡村教师能够下海、留得住、教得好。
 
同时,我们也听到了他们的期待:“学校还缺年轻的音乐艺术教师”“培训怎么能更精准”;他们还面临着一些实际困难,并且“希望发展渠道更广”……面对新形势、新任务、新要求,乡村教师队伍建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们相信,随着中央相关政策措施的深入落实,打造一支热爱乡村、数量充足、质量优良、充满活力的乡村教师队伍的目标一定能够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