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美味 2021-08-29 00:10 的文章

该诈骗团伙两年内花费1.2亿元曝光“神话币”电

亚星在线
 
犯罪团伙紧盯有资金实力的投资人,设置“人的设计”,制定“演讲技巧”,由引流团队带入群内,“资深讲师”在线展示实力,“水军”则鼓励。受害者一旦上钩,就会火力全开地讲课“洗脑”,并诱导受害者通过假交易App注入资金煽动比特币和“神话币”,最后销毁证据带着钱走人。不到两年的时间,一个数千人的诈骗集团就用这样的手段迅速“蒸发”了中国500名受害者的1.2亿元。变手段的“杀猪盘”电信网络诈骗案,再次为全社会敲响了反诈骗的警钟。
 
 
 
平台运行,投资者赔钱
 
2019年5月,上海市民方杰(化名)在微信上收到好友申请。通过验证后,对方把他拉进了一个投资群,然后他根据群发来的链接转到了一个网上聊天室。在聊天室里,一个只能听到声音却看不到长相的讲师在侃侃说话。根据讲师推荐的股票,方杰尽了最大努力,很快就赚到了一点利润。
 
一个月后,直播聊天室里弹出了一个交易页面。演讲者有些不情愿地神秘地谈到了“神话硬币”,并说他赚了很多。他还表示,“神话币”有国外度假项目做后盾,可以换钱买房。
 
几天后,该团体中的一些人说,他们参观了该度假胜地,并相继发出了度假胜地的照片,所有这些都让方杰相信了“神话硬币”。很快,他根据对方提供的网站下载了交易App,并注册了账号。
 
第一次充值,方杰只投入了698元。交易App第二天显示,已经盈利100多元。5天后,方杰孤注一掷,再次投入近15万元,购买了6.8万多枚“神话币”。看着“神话硬币”摩擦起来,方杰很高兴。然而两个月后,她发现App无法再登录,联系不到客服,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方杰并不是唯一一个被“神话硬币”所“击倒”的人。四川达州市民张莉(化名)也以类似方式被骗接近14万元。2020年1月至5月,四川省达州市公安机关经过缜密侦查,发现这些案件背后是以夏某、孙某光为首的大型跨境电信网络诈骗集团。
 
该集团在海外多个地方设立诈骗窝点,通过投资比特币和“神话币”诈骗在华中国公民。涉案流动资金高达4亿元,涉案团伙成员近千人。
 
2020年5月12日至5月14日,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四川省公安厅组织3000余名警力赴全国1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开展统一收网行动,抓获犯罪嫌疑人868人,抓获犯罪嫌疑人492人。经过一年多的努力,该案共产生证据卷宗1687卷,移送检察人员559人,扣押涉案房产、资产近亿元。
 
一人饰多角,反向“喊单”和虚假“炒币”交易挤走投资者
 
参与此案调查的达州市公安局达川分局刑侦大队民警告诉记者,本案中“导师”诱导投资者购买的虚拟货币实际上是一笔虚假交易,“神话货币”算不了什么。
 
根据公安部相关平台,发现资金全部流入电信网络诈骗账户。
 
诈骗集团是如何一步步成功的?办案的警察向记者详细描述了犯罪过程:
 
集团下设业务部、讲师部、行政部、客户部、技术团队、财务部,各司其职,管理严格。
 
首先,小组将网上招聘的销售人员分成10人左右的小组,通过统一的模板和演讲技巧进行培训。每个业务员收到5部以上的手机进行“守号”:一部手机注册一个微信号,每个微信号分配不同的角色,主要包括老师、小组助理、“白”、股票“小白”、高级投资者等。
 
客户进群后,业务员一人装修,讲师实力强。客户添加讲师或讲师助理朋友后,他们被拖入另一个大群。集团一般有100到200人,但真正的客户只有20到50个,其余都是业务员。
 
在完成了对客户的第一波“洗脑”后,第二阶段是开一个教学直播室。团伙成员继续按照既定的话语对讲师进行表扬,并披露了跟随讲师炒股赚钱的信息。之后,讲师们会推出比特币或“神话币”产品,宣布这是目前虚拟货币绝佳的投资机会,团伙成员也会通过假话跟风。
 
登录犯罪团伙指定的交易平台后,上钩的客户选择存款渠道。这些存款渠道都是私人账户。经客服确认后,客户可在平台充值相应金额。
 
下一个炒币的过程是由讲师“喊单”完成的,即讲师决定买卖的价格和时间。对于购买比特币的客户来说,受害者通过App看到的上升曲线和比特币公司之间存在时间差。犯罪嫌疑人通过反向“大喊大叫”的方式,错误地认为是正常的投资损失;对于购买“神话硬币”的客户,犯罪嫌疑人随意操纵数据,并以180天“锁定期”为由限制客户发钱。
 
犯罪集团完成资金占有后,会关闭交易平台,收回所有工作手机,销毁所有手机数据,化为乌有。
 
打击黑灰色产业链,参与反欺诈新格局建设
 
近年来,电信网络诈骗手段不断翻新,技术手段不断升级,呈现出周期长、环节多、多手段叠加、跨平台实施的特点。受害者逐渐从老年人转移到中青年群体。尤其是以“区块链”、“虚拟货币”等新概念为噱头的电信网络诈骗,让很多人防不胜防。为了逃避打击,诈骗团伙在海外设立窝点,通过互联网招募业务员。有些人被搞糊涂了,最终成了帮凶。
 
据调查此案的警方称,此案的一些嫌疑人是已经步入社会的大学生。他们为了响应无门槛的入职要求和比同类型公司高几百元的底薪,误入歧途,成为了“推销员”。
 
办案民警表示,治理电信网络诈骗,一方面要继续开展“断网行动”,严厉打击蛇头和偷越国(边)境人员,切断走私渠道。另一方面,要继续加强出售银行卡、电话卡和个人身份信息的灰黑产业链治理,深入开展“断卡行动”,从源头上铲除电信诈骗滋生土壤。同时,要加大宣传力度,使反诈骗宣传更加深入人心。各地区各部门要切实履行职责,形成全民参与的反欺诈格局。
 
近年来,传统犯罪在互联网上加速蔓延和变异,电信网络诈骗等新型犯罪快速上升。新的网络技术和新的业务形式一出现,由其实施的电信网络诈骗就会立即发生。因此,要增强打击治理的预见性,加大技术反制力度,及时开展宣传防范,构建多领域、全方位、立体化的打击治理格局。
 
防范电信网络诈骗,除了政法机关打击犯罪,各部门构筑“反诈骗防火墙”外,公民个人要时刻牢记“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和财富观。抵制欺诈的根本途径是让欺诈手段改变,不断创新,不轻信,不转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