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工作 2021-08-19 23:39 的文章

国家知识产权局:依法驳回“杨倩”“陈梦”“洪

 
 
 
 
在第32届奥运会上,中国体育代表团牢记党和人民的嘱托,勇于挑战,超越自我。生成揽中国之力,取得38枚金牌、32枚银牌、18枚铜牌,为祖国和人民争得了荣誉,为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中注入了精神力量。但个别企业和自然人恶意注册“杨倩”“陈梦”“全红禅”等奥运运动员姓名,以及“兴哥”“天神”等具有特定含义的相关热词,并提交商标注册申请,以攫取或不当使用他人市场声誉,侵害其姓名权和合法权益,产生了不良社会影响。对此,国家知识产权局予以谴责,并根据《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迅速驳回58130606号“杨倩”、58108579号“陈梦”、58265645号“洪权产”等109件商标注册申请(含一标多类)。清单附后
 
国家知识产权局将一如既往保持严厉打击恶意抢注商标的高压态势,持续加强对包括奥运运动员在内的高知名度公众人物姓名的保护,依法依规严肃处理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恶意申请商标注册、图谋不当利益的申请人及其委托的商标代理机构,持续营造良好的创新营商环境。
 
国家知识产权管理局(帕尼)
 
2021年8月19日
 
附件:
 
 
 
相关新闻:对于恶意抢注,光谴责道德是不够的
 
日前,有媒体发现“洪权禅”遭遇密集商标抢注。
 
据天眼查App显示,东京奥运会女子单人10米跳水冠军“全红禅”已注册商标,国际分类涉及食品、服装、鞋帽、日化产品等。申请人包括公司和个人,商标状态目前正在申请中。
 
 
 
许多公司争相注册“全红蝉”商标
 
洪权走红了,她的“消费”开始了。急于注册商标无疑是一种非常糟糕的方式。蹭别人的名气,做自己的生意,万一产品出现问题,名人就得把个人的名声抢回来。况且全红婵自己也是未成年人,不知道她能不能理解这些别有用心的人,能不能对付这样的机关。这些企业太肆无忌惮,不会捉弄孩子。
 
除了所有的红色奖牌,其他奥运冠军,如杨倩和陈梦,也注册了商标。从经验来看,发生这样的事情并不意外。只要有社会热点,总会有一波商标抢注。此前如《火神山》《雷神山》甚至《钟南山》都遭遇过抢注。目前这些商标的状态正在申请中,不会大概率通过。但是,如果这种行为太低,无疑会鼓励一些商家“赌博”:蹭一个怎么办?而且,有些商家还动歪脑筋,即使官方名称失效,也会注册一些谐音名称或网络梗,误导消费者。商家敲键盘,点击鼠标,对受害者来说是无尽的麻烦,也是一份声明和一场诉讼。在游戏过程中,商家可能会提高很多曝光率,甚至可能“骗”名人来可观的转会费。这种博弈是不平等的,这也是这种行为屡禁不止的原因。显然,仅仅道德谴责不足以阻止这种行为。今年3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印发《打击恶意注册商标专项行动方案》,明确将“恶意注册高声誉公众人物姓名”列为严厉打击的七类情形之一,部署法律处罚、行政指导、信用约束等综合措施实施精准打击,推动将恶意注册商标行政处罚信息依法依规纳入国家公共信用信息目录,并记入信用档案。2020年3月,上海市知识产权局对上海4家申请“火神山”“雷神山”商标的机构进行了采访;同月17日,上海市市场监管局执法总队对涉嫌违法的7名商标申请人、4家商标代理机构及相关机构直接责任人立案,涉案机构也被处以罚款。这些都是具有参考价值的案例,对恶意商标注册的处罚力度应该加强。从宏观角度来看,无休止的恶意抢注不仅侵害他人权益,还浪费公共资源,更容易助长机会主义的不良风气。
 
市场经济的生存之道应该是诚信经营。如果总是让这种歪门邪道占了便宜,那就变成了劣币消灭良币。所以,对于这种恶意抢注,法律要有牙齿,要有强大的震慑作用。